80后院長的戰“疫”百日記憶

時間:2020-04-11 10:12:08來源:新華網、中國青年報作者:編輯/李強
在熊念看來,疫情背后,需要總結和反思的地方太多。這次疫情暴露了基層醫院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對能力上的不足。

       當江漢關的鐘聲敲響,宣告4月8日到來時,武漢人在這個地標下歡呼:“我的武漢回來了!”長江兩岸的燈光秀依次打出援漢醫療隊各省份的名字,以此表達武漢人心中的感謝。

       對武漢市紅十字會醫院(以下簡稱“武漢紅會醫院”)院長熊念來說,4月8日的時間節點更有一種走出至暗時刻、云開月來的滋味。

asdlkfjslkj.JPG

 

       作為距離華南海鮮市場最近的一家綜合性基層醫院,武漢紅會醫院是最早受到新冠肺炎疫情沖擊的醫院之一,2019年12月17日就接診了第一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并在1月22日成為武漢市第一批發熱患者定點診療醫院。

       不堪回首的日子里,全院800多名醫護人員有57人被確診新冠肺炎,患者潮水般涌入,醫護人員超負荷工作,醫院幾近崩潰。再后來援兵到來,診療秩序逐步恢復,這家有百年歷史的醫院如重生一般。3月25日,在送走最后一名新冠肺炎患者并經過一周的消殺后,武漢紅會醫院重新開診。

       今年35歲的熊念從2019年6月開始執掌武漢紅會醫院,這位哈佛醫學院的博士所經歷的戰“疫”百天,幾乎也就是醫護人員保衛武漢日日夜夜的一個縮影。

 

       百年醫院迎來就診高峰

       1月21日,武漢市疫情防控指揮部的會議上,有專家提出了發熱病人集中就診的“7+7”新模式,即城區7家大型醫院幫扶7家二級公立醫院,被幫扶的醫院作為發熱患者定點診療醫院專門接診、收治發熱患者,減少發熱患者在不同醫院之間的流動。

       武漢紅會醫院成為最早的一批發熱患者定點診療醫院,但留給他們改造的時間只有半天。當天下午5點半,紅會醫院14個發熱門診準時開放,這也是武漢市“7+7”新模式后第一家開放發熱門診的醫院。

       1月22日,紅會醫院的門診量達到單日1700人次。因為當時絕大多數醫院發熱門診都關停了,武漢各地的發熱患者像潮水一樣涌過來,最遠的甚至從幾十公里外的光谷地區過來。第二天,門診量達到這家百年醫院的歷史高峰——2400人次。

       熊念說,對武漢紅會醫院這家綜合性二級甲等醫院而言,醫院設計的容量,門診量一天最多800人次。800平方米的門診大廳,密密麻麻全是人,哭的、吼的、躺在地上的,就診的患者和家屬從醫院一直排到門外的馬路上。

       一邊是門診要接診數量達兩三倍于日常的患者,一邊是住院部要緊急轉移原有的300多名在床普通患者、盡快收治新冠肺炎患者。除此之外,還有傳染病醫院最基本的清潔區、污染區的改造。
1月23日下午3點左右,紅會醫院迎來第一批住院的新冠肺炎病人。紅會醫院的體量很小,按傳染病醫院的要求改造后,只有400張床位,但當天晚上就收了340位病人,第二天就滿了。

 

       如何避免悲劇重演

       在熊念看來,疫情背后,需要總結和反思的地方太多。這次疫情暴露了基層醫院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對能力上的不足。

       最值得總結的是,基層醫院如何探索出一個整體的應對方案。熊念說,“比如,上級指定了定點醫院,但關于如何改造、如何配置人力資源、去哪里籌集物資并沒有具體指示,這些都需要醫院自己在短時間內立即解決。”

       熊念說,像紅會醫院這樣的基層醫院都對傳染病的定點醫院了解不多?;颊咧恢赖竭@里來,但對醫院來說,有很多流程要設計,有很多細節要關注,不同的科室都來應對新冠肺炎,醫護人員的防護與培訓怎么同步跟上都是問題。

       事實上,“7+7”模式的作用也未得到很好發揮,這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一家普通的醫院要臨時改建為傳染病醫院真的困難重重。

       熊念認為另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是,這樣臨時轉為傳染病應急醫院的機構行業標準是什么,包括門診量要控制在多少,配備多少診室,醫護人員的比例怎么設計合適等。

       第三個問題是沒有體系來評估醫院的應變能力。“什么時候應該做什么,做成什么樣,做得好不好,不知道。”具體執行的過程中,就是到處救火,從患者救治的效果來講,可能也是參差不齊。

       此外,由于疫情來勢兇猛,上級部門難以及時協調解決每個醫院遇到的難題,僅靠醫院自己應對,比較困難。

       醫院的工作慢慢恢復正常后,熊念最近正在研究如何加強公立醫院應對公共衛生事件能力的評估體系建設,“我已經整理出31項指標,就是針對上面的四類問題。”

舉報電話:01058302828-6823
發表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 資訊 >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