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位逆行者 | 童朝暉:“見了病人就要救”

時間:2020-03-09 15:01:10來源:中國醫院院長作者:徐潔
童朝暉,北京朝陽醫院黨委委員、副院長,北京市呼吸疾病研究所副所長,全國知名的呼吸危重癥專家——同時,童朝暉還是湖北人,畢業于武漢大學。他對湖北和武漢有著濃濃的鄉情:新冠病毒疫情暴發,他義無反顧地出征這次疫情“風暴”的最中心:武漢;每每看到有高齡患者和伴有基礎疾病的危重癥患者搶救無效時,他的心情格外沉痛和痛苦。

圖片 1.png

 

      2020年1月23日,正當人們剛剛開始為新冠肺炎疫情揪心的時候,一張來自武漢醫療同行朋友圈里的照片刷遍了北京朝陽醫院醫務人員的朋友圈。這張照片上標著“2020年1月23日武漢金銀潭南五樓”。照片中,前排正中赫然站著北京朝陽醫院副院長、呼吸與危重癥專家童朝暉。童朝暉同志作為被國家衛生健康委抽調為中央指導組專家組成員、國家衛建委醫療救治組專家已經于1月18日抵達武漢。

 

圖片 2.png

中央指導組專家組與武漢金銀潭醫院醫務人員合影,
左七為童朝暉教授

 

      把學術論文書寫在祖國大地上

 

      面對未知的病毒——新型冠狀病毒,童朝暉和東南大學附屬中大醫院副院長、重癥醫學科主任、東南大學重癥醫學研究所所長邱海波教授以及北京協和醫院ICU主任杜斌教授每天深入臨床一線,在武漢各大醫院巡視,指導并積極參與重癥患者的救治工作。

 

      結合新冠肺炎患者的臨床特點、臨床經驗以及國內外循證醫學證據,他們制定出一系列新冠肺炎的診療規范、流程,如:探明新冠肺炎患者臨床特點,制定了預警指標及相應的治療原則;制定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重癥和危重型的診療方案;制定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患者氣管插管規范;制定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藥物治療建議;提出新冠肺炎疫情中的重癥醫學需求等等。他們的工作給湖北省各級醫院、支援的醫療隊及全國醫務人員診治新冠肺炎提供了理論與實踐指導;同時,針對疫情的變化情況給有關部門提出了相應的防控措施、資源配置等建議。

 

      童朝暉及專家組主要負責指導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武漢市肺科醫院、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武漢協和醫院西院、同濟大學新法醫院、湖北省人民醫院東院等六家醫院的危重癥患者救治工作。除此之外,他們還需到武漢市及郊區30多家醫院巡查,篩查出重癥危重患者轉到重癥定點醫院治療。并奔波于黃岡、黃石、鄂州、孝感等地指導危重癥患者救治,以期讓武漢周邊地區的新冠肺炎危重癥患者救治水平同質化。

 

      臨床工作中,童朝暉堅持調查研究,在患者床邊觀察疾病的臨床特點,制定出有針對性的診療方案。期間,他通過查房、指導治療、培訓醫務人員等形式,挽救了大量重癥患者的生命,降低了危重癥患者的病亡率,對疫情的控制起到較大的幫助。

 

      在繁忙的臨床工作之余,他總結心得體會,撰寫臨床工作札記,幫助全國的醫療同行認識、戰勝這個疾病。札記像雪片一樣紛至沓來,有的同行驚呼:“戰‘疫’回來,這些可以整理出書了!”

 

      他提醒醫療同行,警惕新冠肺炎與SARS臨床表現的不同之處:“沒有明確接觸史、不一定發熱、輕微咳嗽或沒有明顯呼吸道癥狀、可以有頭疼,潛伏期可達兩周以上??傊?,有些病人表現起病隱匿、進展緩慢、看起來不像病人、不容易被重視和識別,表現比2003年SARS狡猾。‘二師兄比大師兄更狡猾’。”

 

      他警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癥狀輕微、但具有傳播性,潛伏期長,是防控難點,要加強對公眾的宣傳教育。

 

      他及時分享臨床心得,如何做呼吸支持(ECMO時機把握和并發癥防控)、如何防止深靜脈血栓并發癥,如何使用抗病毒藥物、鎮靜藥物和松肌劑等等。他的臨床札記受到廣大臨床醫生的追捧,醫學論壇報、知識分子雜志連續刊載。網友稱贊他的札記“太靠譜了”,“接地氣”,“只有經常在臨床才能說出這樣的話”。

 

      把科研成果應用到戰勝疫情中

 

      在臨床工作之外,童朝暉和邱海波、杜斌堅持科學務實的精神,在臨床中發現問題,通過科學研究,再把科研成果運用于臨床實踐中去。他們積極開展科技攻關及相關臨床研究,探索激素治療、免疫治療、包括ECMO等呼吸支持治療方案在新冠肺炎中的作用,并根據研究成果,不斷優化臨床診療方案。比如:抗菌藥物的作用、重癥患者的營養支持、恢復期血漿治療、如何看待新冠肺炎患者的淋巴細胞減少等等。

 

      有時,他大聲疾呼:“重要的事情說一百遍也不知道是否有效!對于在100%的給氧及較高條件下的無創通氣2小時,氧合指數仍小于150的患者,應該盡早進行氣管插管有創通氣。”

 

      有時,他語重心長:“每當國家有災難和疫情的時候,人們都會希望能找到一種特效藥物來控制相關疾病。就現在湖北的疫情來講,最重要的工作是積極防控,控制源頭、找到有效的防控措施,并積極推進落實;同時積極救治患者,特別是重癥、危重癥患者。從來就沒有什么救世主,全靠我們自己。不僅普通老百姓要講科學,科學家、科研工作者、臨床專家更應該講科學。”

 

      有時,他沉痛反思:“今天懷著無比沉重和痛苦的心情談談重癥、危重癥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營養支持問題……”

 

      童朝暉是湖北人,畢業于武漢大學。他對湖北和武漢有著濃濃的鄉情??吹接懈啐g患者和伴有基礎疾病的危重癥患者救不過來的時候,心情格外沉痛和痛苦。他會及時總結經驗和教訓,用于后面的患者救治。在他的直接指導下,很多危重癥患者轉危為安。

 

      鑒于重癥患者逐漸增多,治療難度較大,預后不良,他們制定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重癥和危重型的診療方案、呼吸治療流程,規范同行的診療行為;提出“關口前移、積極救治”理念,相關方案已寫入國家衛生健康委第五、六版新冠肺炎診療方案;撰寫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重癥和危重型的診療方案》、《重癥危重癥新冠肺炎的轉運原則及流程》被寫入國家衛生健康委醫政醫管相關文件中;《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患者氣管插管問答》被寫入國務院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聯防聯控機制文件中。此外,童朝暉還及時總結經驗,撰寫科研論文,并已在線發表SCI論文兩篇。

 

      把科普知識傳遞到全國百姓中

 

      針對網上不斷出現的一些盲目樂觀、過度擔憂的觀點,童朝暉充分利用自己的學識,通過央視、新華社等媒體及時發聲,客觀公正地澄清事實,回應社會關切,普及科學知識,解答百姓問題,消除社會恐慌,為疫情防治工作做出積極貢獻,積極正面地引導了社會輿論。

 

      童朝暉堅持“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原則,看到因健康科普知識傳播不到位,在社會上對新冠肺炎危重癥患者盲目悲觀時,他接受央視采訪,談重癥患者的救治,堅定百姓戰勝疾病的信心。在百姓對雙黃連等藥物的動物實驗結果的盲目樂觀時,他接受新華社新媒體采訪,提醒公眾理性看待動物實驗結果。在民眾對患者會不會二次感染新冠肺炎存有疑惑時,他在中央電視臺直播時談病毒和機體免疫規律,抗體會持續半年,一般半年內不會二次感染。在公眾對少數出院患者再次核酸檢測結果轉陽心懷不安時,他在新聞發布會上解釋一過性核酸陽性不具備傳染性。在一些媒體錯誤解讀新冠肺炎患者尸體解剖結果、質疑機械通氣等呼吸支持治療技術時,他撰寫文章,傳達正確的解讀知識。隨著出院患者日漸增多,患者對出院后如何康復表示困惑,對肺功能完全恢復存在擔憂時,他通過央視發聲告訴大家靜養,并根據SARS康復患者的隨訪經驗,告知大部分患者肺功能一年內可以康復,堅定百姓戰勝疾病的信心。一個多月來,他接受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采訪2次,出席央視直播、新聞發布會等活動多次,在輿論形勢嚴峻的時候,發揮醫學專家的專業特長,起到了“壓艙石”的作用。

 

      把初心使命鐫刻在戰“疫”行動上

 

      作為黨員專家,每當國家有需要的時候,童朝暉總是沖在最前線。

 

      2003年SARS時,童朝暉38歲。當時,他剛剛從德國學成回國不久。他回憶說:“當年也是沒想那么多,那會兒還不知道SARS是咋回事,不像現在還有點經驗,那會兒就是往上沖。”他承擔了北京市SARS主檢醫師的任務,每天奔波于北京各大醫院之間,對臨床觀察的患者進行篩查分檢。4月,他成為SARS定點醫院的病區主任,創下了百余SARS患者無一例死亡的戰績。近年,他所在的團隊連續創下了幾個第一: 2008年發現了北京市第1例H5N1禽流感患者,2013年診治了北京市第1例H7H9患者,2019年8月發現并救治成功北京市第1例H5N6禽流感患者,2019年11月診斷救治近110年以來北京市首次出現兩例輸入型肺鼠疫患者,無一例醫務人員和患者感染,守護了首都人民的健康。

 

      今年,童朝暉55歲,遇上了與SARS病毒有85%相似度的新型冠狀病毒。他說:“醫生的這種工作性質決定了我們的一種使命感,見了病人就要救;第二我們呼吸專業的特點就是這樣,面對呼吸系統傳染病,我們無形中就有一種責任感和使命感,我們也應該挑起重擔。”這就是他的家國情懷。

 

      童朝暉女兒在微信里的話,讓這個戰“疫”老兵熱淚盈眶。女兒這樣寫道:魯迅先生說,“我們從古以來,就有埋頭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為民請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雖是等于為帝王將相作家譜的所謂‘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們的光耀,這就是中國的脊梁。”你在我和家人和全社會眼中就是這樣的英雄!一定要注意防護!多加小心!要記住至親的人在日夜記掛著你,翹首以盼你的歸來。無論在哪里,無論什么時候,家里始終有一盞燈為你點亮!
 

舉報電話:01058302828-6823
發表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 資訊 >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