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制已名存實亡

廖新波:編制已名存實亡,醫生還眷戀什么?

時間:2016-08-18 16:43:30來源:作者:廖新波
我認為,取消編制意義非凡!本來就應該取消的編制,大家還在眷戀什么呢?

近日,國家人社部在介紹事業單位人事制度改革工作安排時明確表示,“研究制定高校、公立醫院不納入編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銜接辦法”。頓時,一石激起千層浪,公立醫院的醫生們今后怎么辦?其實,作為改革前沿的深圳,早在去年發布的《深圳市深化公立醫院綜合改革實施方案》就已明確提出,公立醫院不再實行編制管理。

 

6.jpg


回顧我國關于公立醫院編制的文件,僅有原衛生部于1978年12月2日印發的《綜合醫院組織編制原則(試行草案)》。三十多年過去了,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人民群眾健康需求的改變,人口分布、地理環境和疾病譜等因素的變化,公立醫院編制問題確實需要改革。我認為,取消編制意義非凡!本來就應該取消的編制,大家還在眷戀什么呢?
實際上,現在的編制并沒有起到什么作用。在過去,編制代表著政府撥錢,而現在,政府并沒有根據編制來給公立醫院撥款。既然如此,那它就沒有存在的意義了。目前,醫院的發展需要靠醫院自身來提高實力,越大的醫院才越有可能獲得政府撥款。更直接地說,現在更多的都是以項目撥款為主,而越有實力越大的醫院便擁有更大可能性拿到政府的項目撥款。反之,越是小的醫院,獲得項目撥款的能力就越差,甚至為零。事實上,無論全省還是全國,平均下來,能夠拿到政府財政撥款的不到10%(2014年平均為7.7%)。如此低的撥款,根本與編制沒有任何關系。
然而,編制卻人為地造成了醫院的職工同工不同酬,造成了待遇的不公平。醫院里有編制的職工就能獲得更多的福利、更高的獎金,而編制外的職工則成了“二等員工”。這種不公平的薪酬機制必然傷害了醫務人員的工作熱情。在醫生成為“社會人”的進程中,編制無疑成為了醫生們的枷鎖。
再一個,編制本來是根據財政的情況來發展公立醫院的規模,而現在,公立醫院的規模并沒有在編制下有計劃地發展,而是盲目地發展,從而造成醫院在??瓢l展上完全處于一種市場狀態。今日的中國,在醫療技術進步的同時,醫療設備的軍備競賽已經到了白熱化階段。這與編制的財政撥款的目的是背道而馳的。所以說,現在的編制已經名存實亡了。
有人擔心,取消編制會使得看病更難、看病更貴。我倒認為,沒有編制后,看病會更容易,而看病貴不貴與編制無關。取消編制可以促進醫生流動,而不是像現在圈養在公立醫院里面,特別是大型公立醫院,因為醫生會根據醫院的平臺和自身的情況來選擇適合自己發展的醫院,或者根據哪家醫院給出的條件更加誘人而作出選擇。這比現在的各種幫扶來得實在??傮w來講,現在的對口幫扶、支援基層所產生的效果并不好。最大原因在于醫生的價值并沒有得到體現。目前的制度,醫生的價值根據醫院等級的不同而不同,這本身就是把同質(同等教育、同等經歷、同等職稱)的醫生等級化,也給醫學技術價格等級化(同一種技術、同一個醫生在不同的醫院標價不一)。因此,通過這樣一種行政命令的幫扶更多的是一種形式主義是去“完成”任務,醫生根本留不下來。要讓醫生流動,還應建立科學合理的醫生價值體系,使得醫生的價值無論在哪個醫院都是一致的,不會因為編制而產生薪酬待遇的不同和服務價格的不同。如此,分級診療制度、家庭醫生制度也才能成為可能,才能實現市場配置資源而水到渠成。
從某個角度來講,編制的取消會使得公立醫院根據市場的需要去發展,按照市場規律去配置資源。當下,政府在配置資源方面已經束手無措了,只能靠市場來調節,而市場能否配置得當,仍需拭目以待。
人們都在認為,政府取消編制就是甩包袱,如果換一個角度思考,既然編制早已失去財政撥款的意義,何不是讓公立醫院就會進入一個“無拘無束”的發展狀態呢?沒有編制的公立醫院,確實對醫院管理者來說是一個機遇也是一個挑戰。因為不能再靠編制的“吸引力”留人了,一些試圖通過招“編制外”員工來節省人力成本開支的做法行不通了,尤其是護士,目前不少醫院的護士已經把“編制”讓給了博士、碩士的編制內外待遇不同的狀況也隨之消失。其結果是:人力成本開銷增大了!醫院管理者的用人策略也隨之改變——建設合適的平臺吸引合適的人才,不同的人才做不同的事情,領取不同的報酬。在這里,我真的希望政府不要甩包袱,要辦好公立醫院,各地政府出臺好的政策,而不能沒有編制就不撥款。醫改新方案就已經規定政府在房屋修繕、大型設備、人才培養等方面有投入責任的,也有問責制度的。有的地方通過政府的人才引進政策,按照人才的級別進行補貼,這比我們目前的編制更加地有效。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政府如何利用有效的資金去吸引更多的人才、去規劃本地的發展,與編制的多少沒有任何關系。
此時的“編制”早已不是當年吃財政飯的“編制”,實際上是一具死而不僵的“僵尸”,有人幻想著,有人追隨者……,而實際上早已是一具重重的無形枷鎖,欲離還還。我們需要的是體現公平,回歸合理的勞動價值。所以,本就遠去的編制,我們還在眷戀什么呢?
此情此景,有古詩為證:“山回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

舉報電話:01058302828-6823
發表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 圈子 > 意見領袖 > 廖新波